記得你22歲的眼神



一個28歲的哈佛MBA菁英走出校園,進入職場,管理一家公司(賣Hello Kitty的日商三麗鷗),
站在一個絕對高度上(總經理),立足一個全球最重要的潛力市場(中國),
經歷一般28歲年輕人無法經歷的事,包括極端菁英社群和極端工作壓力;
從他筆下看見他那個世界的浮華面孔、赤裸心情,和血淋淋的市場。
並以個人心情為主調,描述29歲的年紀,卻有著40歲的早悟,帶有窺秘性和學習性。

  這裡有不想屈服舊習的年輕觀點,有知識殿堂洗禮的哈佛經驗,也有適切、實際的職涯建議。
這是一個年輕外商總經理的真情分享,幫助你更清晰的看清職場人生。
光鮮亮麗的生活並不值得羨慕,你真正該尊敬的,是能為你提供建議的人,
而你真正該做的,是在人生道路上找到正確的方向和導引。

  

人氣:商周官網人氣No.1作家

  好奇:哈佛+28歲總經理+跨國企業,一個早熟的年輕人,如何在複雜的職場中奮戰及成功

  窺秘:窺見作者處於國際菁英階層的生活。

  反差:作者經常在權力廝殺或奢華浮誇的生活中抽離自己,做反思,做批判,在物質與精神層面穿越著,編織出一種虛虛實實的情調。



作者簡介


鍾子偉

  中國三麗鷗總經理

  ◎商業周刊官網專欄部落格<哈佛之後的人生>(原名<哈佛人談行銷>)人氣作者
  ◎台大外文系輔修經濟系、哈佛MBA
  ◎28歲當上三麗鷗中國區總經理

  出生於台灣,在美國長大。12歲回到台灣,20歲出版第一本書,23歲於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24歲進入哈佛商學院,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台灣人。25歲在紐約Ralph Lauren實習,26歲畢業。現年29歲,是中國三麗鷗總經理和台灣模擬聯合國推展協會創會理事長,並在《商業周刊》撰寫線上專欄〈哈佛之後的人生〉。時常旅行於香港、台北、東京和美國之間,閒暇時刻喜歡寫作、運動和玩帆船。著有:《哈佛商學院教我的成功關鍵》、《人生不是只有步驟一二三》。



1. 28歲當上外商總經理的代價 


28歲當上一家公司的總經理是什麼感覺? 
他們的眼睛閃爍著興奮, 
希望我分享「好萊塢」版的年輕大老闆故事。 

週三晚上八點,我又看了一次我的手錶,然後繼續看我的Outlook視窗。我今天已經回復超過一百封郵件,但我的Outlook信箱中依然有堆積如山未閱讀郵件,裡面一堆標示著紅色急件。我嘆了口氣然後在想是否該放棄然後回家。而等到我真的吃完晚餐回到公寓時,應該也已經晚上十點了。 

我再看了一次空蕩蕩的辦公司,最後一個員工已經在一小時前離開。又一天過去了。 

上個月,我應邀去一所大學對大四和研究所最後一年的學生演講。演講的題目是如何準備和計畫未來的生涯規畫。演講完後有一個簡短的QA問答,而其中有一個很常見的問題。 

「負責一間公司外國分公司的營運、帶領你自己的員工,並且有自己的秘書是怎樣的感覺?28歲當上一家公司的總經理是什麼感覺?」 

我看著空空的辦公室,飢疲交錯的看著上海天際線,我又想起了這個問題。我記得問這個問題的觀眾的表情。他們在微笑,他們的眼睛閃爍著興奮。我知道他們希望我分享「好萊塢」版的年輕大老闆故事。 

確實,我無法否認,是有很多這種時刻。 

上週二晚上,我突然接到來自營運長的電話,要我立刻飛到東京。有一個可能的併購案,而他要我儘快到總部。我搭了最早的班機飛往東京。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的確很像是電影的情結。我坐商務艙去東京,在惠比壽一間超貴的鐵板燒店吃11點的晚餐。然後在週五談判完後,立刻從東京坐最晚的一班飛機到台北參加週六我自己的非營利組織董事會,然後週日又坐第一班飛機回日本繼續準備談判,在六本木米其林等級義大利餐廳和三麗鷗的創辦家族吃飯。 

在過去一個月,我去了七個城市,飛了15趟。 

我很多哈佛商學院的同學都有類似的生活型態,而每次我們碰面多半是在別的大城市,我們會在飛出去之前在市區裡聚一下。在過去兩週,我有帶我哈佛朋友去找我上海的西裝裁縫師,在廣州午夜喝杯飲料,然後在香港賽馬會吃頓商業午餐。從這個觀點來看,生活的確很棒,當個老闆很有趣。 

但在杯觥交錯下,在持續飛行中,在由客戶買單的昂貴晚餐下,有著故事另外一面。 

首先,我們的身體都搞壞了。 

當我在香港和我四個哈佛同學吃晚餐時,我注意到一點。他們其中兩個是顧問,兩個在銀行,每個人都是每週飛來飛去,每天工作到晚上九點十點。而那天我們全部都拒絕點酒。這很怪,因為我們在學校時,喝的跟杯底的金魚一樣。但那天晚上,我們中間有四個人說因為壓力、飛行和睡眠不足,胃在過去半年非常虛弱。我們其中有人甚至不再喝可樂,擔心連可樂都對胃是太大的負擔。 

我們每個人晚上都住在很好的飯店,但諷刺的是,平均來說,我們鮮少有機會在午夜前回到我們的房間。如果你根本沒辦法好好享受,那住在一個很棒的飯店的意義在哪? 

我們每個人在主要大城市都有朋友,但是我們也都承認很難在我們住的城市擁有真正的朋友。如果你一週有一半時間不在,而且平均每九個月就要搬一次家,你要如何擁有真正的朋友? 

他們大多比我大個五歲,而在32歲時,其中有一半之前曾因為重大疾病進醫院。而這大病突然強迫他們認清什麼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並且降緩步調。有意思的是,我之前在商學院就有聽過謠言,平均來說,我們多數畢業生會在畢業五年內生一場重病,而這件事會大大改變他們的人生觀。 

我那個提出「破壞式創新理論」的哈佛商學院教授(編按:Clayton Christensen)有次說到: 

Being a business manager is the best job in the world. If you do your job right, you are positively impacting how resources can be optimized in the world! 
「當個企業經理人是這個世界上最棒的工作。如果你能夠做好你的工作,你可以對這世界資源最佳化有正面的影響。如果你對你的員工好,他會帶著笑容回家,對他的孩子和家庭更好,而這個過程會繼續正向往前。當一個好的企業領導者,可以間接帶來太多好的事情。如果做對,沒有工作比當一個企業經理人更光榮。」 

回到上海,我視線從窗外移回到我的電腦,然後再次思考這個問題。 

年紀輕輕就當上總經理,並成為全球商業世界的一分子有什麼感覺? 

每個人都想像著最美好的畫面,但是很少有人想到這途中伴隨而來的犧牲。我又想到了那件事: 

在商學院畢業兩年後,我們五個人中有四個腸胃都有毛病。 

我常常在想這值得多少。 

我又看了一次空蕩的辦公室,時間是晚上九點,只有我一個人。 

在我那天演講的最後,我的建議是: 

For every experience in life, there will always be an opportunity cost. For every success, a sacrifice. 
「生命中每一個經驗,都一定會有機會成本。每個成功背後都有犧牲。很快你就會被問到你最珍貴的是什麼,而速度比你想像的還要快。你想要在三十歲有一個升遷機會,還是和你的另外一半有穩定的生活?你想要一個永遠豐富的旅行生活,還是一個健康的身體?早點想想並誠實面對自己:什麼在你生命中是重要的,而什麼是可以放手的。」 

然後我又想起了我教授的演講: 

「如果做對,沒有工作比當一個企業經理人更光榮。」 

我笑了起來並關上我的筆電。 

該回家了。 

2. 記得回信給年輕時候的自己 

一個13歲大的小朋友有勇氣寫一封英文信給我們, 
這值得我們的尊敬,至少值得我們回覆。 

上週五工作時,我在信箱中收到一封有趣的email。那時已經很晚而我累的半死,過去十天我在香港、蘇州、廣州和台北飛來飛去,我在旅館睡的時間都比我在家的時間還多。我渴望那週趕快結束,精疲力盡的讀著每一封信。 

那封信收件者不是我,只是寄送副本通知我而已。那封信是我們從公司之前的總經理轉寄出來。為了交接順利,公司要求前任總經理在回日本前跟我一起工作三個月,而他的辦公室就在我隔壁房間。 

這封信本來是寄給他,他轉給我們公司一位經理,然後僅簡單加上一句話: 

「這封信很有趣但沒意義,不必回。」 

下方則附上全文。出於好奇心,我開始讀了起來。 

那封信是很簡單但很破的英文所寫,寄信者來自中國農村的一個小鎮。他一定認為既然我們是外商,他應該也要寫英文信來。 

底下是全文: 

“Dear Sanrio. My name is XXX. I am writing to inquire whether I can open a Hello Kitty coffee shop. I want to open a Hello Kitty coffee shop because Hello Kitty represents love and happiness and I want to make people happy. Actually I want to do this because my girlfriend loves Hello Kitty and she recently left me. I plan to open a Hello Kitty coffee shop so she will love me again. I am 13 years old, but I will work hard. Please tell me how I can open a Hello Kitty coffee shop.” 

「親愛的三麗鷗,我的名字是某某某。我寫信來是為了洽詢我是否可開一間Hello Kitty咖啡店。我想開Hello Kitty咖啡店的原因是Hello Kitty代表愛和幸福,而我希望人們幸福。實際上,我這麼做的原因是我女朋友喜歡Hello Kitty,而她最近離開我了。我計畫開一間Hello Kitty咖啡店,這樣她將會再次愛上我。我13歲,但我會很努力工作。請告訴我我要如何才能開一間Hello Kitty咖啡店。」 

我很累並準備要刪掉那封信了,但在讀完之後,我臉上露出了微笑。就當我準備要按下刪除並永遠忘記那封信的時候,我突然停住並且想: 

為什麼我們甚至連禮貌性的拒絕都沒有就直接刪掉這封信呢?如果這是來自一家我們沒興趣的公司的詢問信,我們至少還會回一封禮貌性的拒絕信。而這次為什麼我們這麼快就說不呢? 


我想想,唯一真正的差別僅是因為他很年輕。 

於是我們自動認定這封信沒價值、甚至不值得給個機會回覆一下。 

突然之間我坐直了身體,頭腦醒了過來並忘記了身體的疼痛。 

要記得,很多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產品就起自於這種瘋狂的時刻,而很多成功的生意人或投資者的點子一度被認為是年輕、幼稚。比爾蓋茲大一棄學開了自己的公司,Zuckerberg創立Facebook的原因只是要和他哈佛的同學社交。 

我一個哈佛商學院的同學在15歲的時候開了自己的時尚公司,原因是他喜愛設計領帶,然後有一天決定要賣自己的設計給紐約第五大道上的百貨公司,但從沒想過他們最後把他整個生產線買下來。 

All great ideas, all great business leaders were all crazy at some point. And they all had to start somewhere. 
每個偉大的點子,偉大的企業家在某些時候都被認為瘋子,而他們全都也有個開始。 

或許保守的亞洲文化比較不容易有這種情況發生。但當我在美國工作和念書時,那裏心態就開放的多。或許是因為我們一直被來自各個種族、國家、生活型態的人們包圍,所以不管你年紀多大、來自什麼背景,我們永遠不會自動否定你。 

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有什麼獨特的東西,有什麼貢獻,而最重要的是,有勇氣去嘗試。 

正因為如此,如果我們在美國收到這種郵件,我們絕對不會連封信都不回就拒絕他們。在亞洲,我們太常被洗腦別去冒險,而對那些冒險的人,公眾的反應通常是勸阻。 

我們太輕易笑著搖手拒絕。 

小時候,我們習慣抱怨成人的世界太僵硬,而只要我們長大,我們保證要用我們嶄新的念頭和能量來改變這個世界。諷刺的是,當有一天我們真的長大之後,並且有權鼓勵或摧毀某些人的夢想時,我們的行為卻和過去我們一度抱怨的人完全一樣,我們自己也陷在了生活的壓力之中。 

我把那封信印出來,走去找負責此事的經理。 

「你打算什麼做?」我問道。 

「什麼都不做,」她面無表情的回答,「前任老闆不是叫我把這封信刪掉了嗎?」 

「不,別這樣做。如果他是33歲而不是13歲,我們至少會給他個機會。他至少有勇氣去嘗試。在一個中國農村的小鎮中,一個13歲大的小朋友有勇氣寫一封英文信給我們,這值得我們的尊敬,至少值得我們回覆。」 

「回覆?回覆什麼?」 

我想了一下。 

「照我們平常的方式回覆。告訴他謝謝對我們的興趣,而為了讓我們考慮他的計畫,請他提供一份關於他行銷計畫、業績預測、施工時間表和產品設計的詳細PowerPoint提案。我們來看看他會怎麼回。」 

而就在我寫這篇文章時,從我第一次看到那封男孩寄來的信已經過了一週,但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收到他的回信。 

或許他收到我們的回信後,突然發現他太年輕而沒有資源來開一家自己的咖啡館。也或許他女朋友對他回心轉意,他們現在正手牽手坐在樹下,所以再沒必要開一間Hello Kitty咖啡館。 

也或許那封回信嚇到他,但也讓他體認,雖然聽來很困難而且太過抽象,但開一家自己的咖啡館是有可能的。而夢想並不是永遠都遙不可及,讓他會花時間並有勇氣追尋自己的目標,不管那對其他人來說是多麼可笑或是幼稚,但或許不完全是那麼的瘋狂。 

有很大的可能我們再也不會聽到他的消息。 

但同時也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可能會。 

下次當你也徘徊在自己的十字街頭時,記得寫下你自己的信。 

而如果有一天你讀到這種信時,記得回信。 

You never know. In life, and in business, that tiny possibility is sometimes all you need to succeed. 
你永遠不會知道,在生活中、在工作裡,有時候就是這種小小的機會,讓你成功。 

推+讚

創作者介紹

正妹美容服飾配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